图片 1

图为文荣珍品展馆的藏品:紫砂珐琅彩茶圣陆羽像

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方兴未艾,投资和收藏者与日俱增。而今天,相比西方国家,中国艺术品的发展空间无限。始终走在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浙江横店,准确地抓住这一难得的契机

一提起浙江横店,人们都会说,那是中国最大的影视城。

今天,这个看法不准确了,横店又有了一个新身份:古玩城。而且,横店的古玩艺术品蔚为壮观,俨然已是中国屈指可数的古玩艺术品集散中心。

这一切,都是因为一个人——徐文荣。

一年多收藏的宝贝超过6万件

去年底,在北京参加一个研讨会,是关于民间收藏的。与会的有很多重量级的中国文物专家和收藏家。没想到,会议的组织者是浙江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,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。在会上,得知横店耗巨资收购了民间的古玩艺术品,总数达6万余件。不敢相信?徐文荣深知光说不练不行,所以不多解释,撂下一句话:“请你们到横店亲眼看看。”

2010年1月下旬,在兴致勃勃的徐文荣的引领下,欣赏了他的宝贝。两个半天,紧赶慢赶也就看了1/10不到。

徐文荣的宝贝分为瓷器、青铜器、掐丝珐琅、古玉和杂项五大类,分布于横店镇的60多个展馆里,其中不乏旷世珍品,专家估价在100亿元以上。

要把横店建成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古玩艺术品集散地,一己之力远远不够。“要把全国的民间收藏家团结、聚集在横店。”徐文荣有的是房子,横店明清古民居博览城的100多幢古建筑,摇身一变成了古玩艺术品展馆。徐文荣遍邀全国各地的民间收藏家,来横店展示藏品。眼下,已有北京、江苏、湖北、广东等地的民间收藏家,在横店明清古民居博览城的17幢古建筑内陈列展出数千件精美的藏品。尤其让徐文荣感动的是,中国著名古玩艺术品鉴定专家、原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常务委员孙学海老先生,将其历年收藏的一大批明清珍贵瓷器捐赠给横店。徐文荣专为孙老先生设立了“孙学海藏品展馆”。

初衷只为回购流失海外的中国近代文物

横店原本是一个小山村的名字。而今,在中国乃至世界,横店成为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,准确地说,一个响当当的品牌。横店集团已经拥有14家企业集团和3家上市公司,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声名显赫;中国最大的影视基地和中国首个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,独享“中国的好莱坞”的美誉(美国《好莱坞报道》杂志的评价)。这一切,与一个名字紧紧相连——徐文荣。

76岁的徐文荣,地道农民出身,自称“没文化”。可他做起事来处处表现出一个企业家独到的眼光和魄力,认准的事情,干起来绝不回头。20多年前,自筹资金建设谢晋导演的电影《鸦片战争》的摄影棚,那时的徐文荣对于文化产业而言纯粹是门外汉。就是这个“门外汉”,把一个偏僻的山村变成了拥有“明清宫苑”(仿明清故宫)、“秦王宫”、“清明上河图”(仿北宋都城汴梁)、“江南水乡”等14处影视基地和摄影棚,每年招徕数不清的剧组前来拍戏。这份风光,在中国无人能出其右。

刚过古稀之年,从集团掌门人岗位退下来的徐文荣,带领他的“四共委”(横店共创共有共富共享工作委员会),又搞了一个惊世之举——建设圆明新园。由于种种原因,圆明新园未能如期建设。但是让世人称奇的是,徐文荣超乎常人的转圜能力。2008年,他公开宣布:大举回购流失海外的中国近代文物,并成立了横店古玩艺术品集散中心。

可是,一个门外汉怎么鉴别收购的古玩和艺术品的真伪?

“我做事凭兴趣,不管是不是真的,只要喜欢就买”,徐文荣说。他还有一个观点:“便宜的就是真的。”为什么?“因为古玩艺术品费工费料,我收的许多东西,要是现在仿,连人工费都不够”。

这种观点是否正确,还有待商榷。但是徐文荣把别人眼中深不可测的古玩艺术品鉴定,变得简单得不能再简单,这不能不说是徐文荣的一大创造。其实,徐文荣并非不在乎真假,只是他忽然之间爱上了艺术品收藏,见到心仪的玩意儿就想收过来。所以是不是古玩便不再重要了——试问,除了徐文荣,世间哪有这样收购古玩的?

“中国民间有许许多多的好玩意儿,它们是中华文化的鲜活载体。收藏它们,是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尽一份心力。”更何况,大半生辛勤忙碌的他,把收购收藏变成了自己晚年的事业和乐趣,并深深陶醉着!

徐文荣收购古玩艺术品的招很“怪”,效果也奇——短短一两年时间,各地的民间收藏家纷纷聚集到横店,带来了各个时期的古玩艺术品,令横店在古玩界异军突起,声名大噪!徐文荣的藏品,涵盖春秋至现代等各个时期,堪称当之无愧的民间收藏大家。尤其是他收藏的圆明园文物,琳琅满目,令人称绝。加之其他收藏家捐赠或借展的珍宝,文荣珍品展馆成为令行家走不动道、观众称奇的珍品馆。

“我请了国内许多古玩鉴定专家来横店,开始他们不相信,民间怎会有如此之多的珍贵古玩艺术品?等到仔细看过之后,承认我的藏品中有许多真品乃至珍品。”

徐文荣是个严谨的人,他相信专家的眼力,也相信科学——“用仪器检测古玩艺术品,是国外的通行做法,就像是医生为病人确诊需要仪器检测结果一样。”于是,他又花巨资从德国引进一台世界最先进的频谱检测仪,对宝贝进行科学的检测,也证实许多宝贝的确是宝贝。

徐文荣曾发出豪言壮语:“要做就做中国最大的古玩和艺术品集散中心”。不了解他的人,会以为这是忽悠。如今,这个目标正在一步步走向现实。徐文荣为了这一步——

注册了3个协会:中国国际收藏家协会(香港)、浙江横店收藏家协会、中国横店收藏家协会,吸收民间收藏家会员5000余,涵盖全中国。

成立了两家专业拍卖公司:中华文荣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、浙江横店拍卖有限公司。今年1月17日,北京国拍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联合徐文荣的两家拍卖公司,成功地举行了首场拍卖会,明万历五彩云鹤团龙纹葫芦瓶、青花九桃八蝠将军罐、明嘉靖青花鱼藻纹大碗等128件古玩艺术品成交,成交额达 6151.65万元,其中一只南宋官窑花觚更以1100万元的高价夺得头魁。

徐文荣很得意:“举办中国横店首届古玩艺术品拍卖会,迈开了横店文化产业建设向新领域发展的步子。艺术品拍卖活动一向在国际大都市举办,现在它走进了中国村镇。”

“民间收藏利国利民,也要改革开放”

与一般的民间收藏家不同,徐文荣富于战略思考。他认为,真正的好东西多数在民间,民间收藏利国利民,“政府的力量毕竟有限,因而藏品也有限,充其量也就全国藏品的1%吧”。所以,让古玩艺术品更便捷地走入中国民间,是一件关乎中华文化传承的大事。“我衷心希望越来越多的企业家、艺术家等各界人士,加入到艺术品收藏队伍。”“五千年的文化需要传承和弘扬,希望这些宝贝能真正‘飞入寻常百姓家’。”

徐文荣希望自己能做推动中国古玩文化觉醒的先行者。他的60多个展馆,有25个划归专事慈善和文化发展的基金会,藏品拍卖所得也全归基金会,用于支持公益和慈善事业。余下展馆的藏品,也“不为赚钱”,要留给民族,留给子孙后代。

然而令徐文荣忧心的事不少。心直口快的他表示,许多珍贵文物之所以不断流失海外,民间收藏之所以至今难登大雅之堂,根子在于:第一是现行的文物法严重滞后,已经不能适应现在的文物收藏行业的发展需要;第二是极少数文物鉴定专家,即所谓的“精英”专家否定民间藏品,将许多文物珍品“鉴定”为赝品、次品,为文物的出境提供合法的手续;第三是大拍卖行垄断文物拍卖,将文物的价格非理性地抬高,从而打压民间收藏。

收藏古玩艺术品既需要准确鉴定的眼力,又需要大笔资金。如今的中国,许多民间收藏家都是倾家荡产搞收藏。然而,东西再好,没有合法的手续,就卖不出去,就没有资金来源,以致许多人连养家糊口都做不到。

“中国的收藏家,既是世上最富的人,又是世上最穷的人。这种状况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。”徐文荣大声疾呼。生性豪爽的他,见不得收藏家受苦——特别是他也成为收藏家之后。搞收藏一年多来,他已经资助了几位收藏家上千万元。

他深知,资助只能帮助收藏家支撑一时。要想解决根本问题,文物收藏界必须改革开放。只有建立起规范有效的文物管理制度,只有搞活文物、古玩市场,只有放开文物、古玩交流限制,才能迎来民间收藏的春天。

中华文化博大精深,意趣无限。这让徐文荣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。他的办公室就是一个微缩的古玩艺术品展馆,摆满了瓷器、掐丝珐琅等古玩艺术品,每天得空,他都会反复把玩。日复一日,这位思维活跃的古稀老者,对古玩艺术品的造诣竟突飞猛进。谈起自己的宝贝,他如同行家,有板有眼,滔滔不绝。那份兴奋,那份受用,溢于言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