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碑法书屋漏雨,政与丹青照千古。

天遣神物常守护,要使乱卧贼子惧。

这是与张孝祥一起号称南宋初期词坛双璧的张元干(10911161)《拜颜鲁公像》诗中的四句,由书法而及气节,书法是引子,歌颂气节才是重点。联想到张元干力谏死守抗金、后被除名削籍的人生,即知其然。颜真卿书名在宋代得到张扬,关键即在于其忠烈气节。其实在唐代后期,颜真卿的书法并不像宋代以后那么有名。

唐代楷书笔法经过初盛唐的传承之后,徐浩又是一个关键人物。从我们现在看到的书法史来看,徐浩显然不能与颜真卿相提并论,有的书法史上根本看不到徐浩的身影,而颜真卿往往要单列一章节重点详细介绍。但是仔细审视那段历史,情况恰恰相反,当时的书坛是在徐浩引领之下。《旧唐书》载:肃宗即位,召拜中书舍人,时天下事殷,诏令多出于浩。浩属词赡给,又工楷隶,肃宗悦其能,加兼尚书左丞。玄宗传位诰册,皆浩为之,参两宫文翰,宠遇罕与为比。徐浩在当时是最高统治者认可的御用书家,自肃宗继位的公元756年始书名独步天下。毋庸置疑,作为御用书家,徐浩的名声显然远远高出在46岁还不见有书名的颜真卿。

徐浩是继张旭之后一位重要的笔法传承者,《墨池编》卷一云:欧阳询传张长史,长史传李阳冰,阳冰传徐浩,徐浩传颜真卿。所谓徐浩传颜真卿与米芾所言徐浩教授颜真卿笔法意思相同:徐浩为颜真卿辟客,书韵自张颠血脉来,教颜大字促令小,小字展令大,非古也。徐浩是否指导过颜真卿,目前还没有更可靠的史实证明,但从一个侧面证实了在当时的书坛,徐浩声名显然要隆于颜真卿,同时也说明徐浩在唐代楷书笔法传授上的地位。

现在已经有不少学者对颜真卿的书法地位提出质疑,安史之乱中的精忠报国,785年在李希烈叛乱中慷慨就义,使其人以忠烈扬名天下,其书法亦得以书以人贵,这的确是不争的史实。颜真卿的书法地位在北宋中期的时候达到了巅峰,被朱长文《续书断》列为最高品格神品,并处于神品三人中的首位。其实抛开以人论书这一层关系,颜真卿却也在历史上充当了笔法传承者的身份,尤其是对宋代书法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。传承颜真卿笔法并对宋代产生重大影响的,便是五代的杨凝式:凝式自颜、柳入二王之妙,楷法精绝。苏、黄、米、蔡宋四家无一例外地都曾受到颜法的沾溉。

从上述分析可知,徐浩的影响在唐代显然要比颜真卿更加深广,而颜真卿主要是在五代以后产生重大影响,尤其是对于宋代书法而言。因此殷荪先生在《徐浩论》中曾反复强调:为此目徐浩为唐代第一等书家之列,亦为无违于唐代书史史实。有张旭、徐浩楷法之先,尔后生颜体于季,此为求索盛唐、中唐书史史实中楷法有变之大要,亦为论徐浩其人其书之大要。